她帶著墨漏,一步一步慢慢走著。
  
  簡單平凡的外表,無論到何處都不會引人注目。
  大包包裡,除了紙筆沒有其他的東西。
  
  她走過許多地方,有的熱鬧、有的荒涼。
  
  曾經有過靜默的安身之處,讓她可以在那小小空間裡書寫。
  她有限度的讓人知道自己小小安身處,偶爾有訪客會循著那些訊息前來。
  盡量招待那些訪客,即使知道自己的個性雖然好客卻沒有對等的交際手腕。
  
  最後,個性相近的人變成常客,其餘捱不住時間淘洗本性的,成為點頭之交。
  
  不是沒有跟人交惡,她的本性有迷人亦有令人生厭的地方。
  某些地方過於偏執的追求清楚分明,讓喜歡她的人也不會太過親近她,討厭她的人咬牙切齒拿放大鏡看她。
  
  說不在乎是騙人的,但要在心上掛太久也沒辦法。
  喜歡或不喜歡她,重要性也許永遠不不及,對她寫出來的文字觀感。
  
  在她沉默無名的時候,認識許多同樣在途中的人。
  她的臉盲不只於現實,同樣在其他地方也是。
  唯有文字,是明眼卻無法密合現實的她,連接諸多世界的管道。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藤宮妖 的頭像
藤宮妖

妖物語

藤宮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