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案:藤宮妖&路西華 執筆:藤宮妖



  「如果說我要你不擇手段、不計後果的讓我登上宗主之位呢?」對於他那種總是令自己像是在打空中棉絮一樣的回應方式感到不耐煩,幸即脫口說出這個大逆不道又極度困難的要求。
  「若此是少爺心中所欲,奴才自是照辦。」高度差距讓幸即無法看見他的神情,平緩溫和的語調一如以往,彷彿他回答的是要為主子張羅晚膳般自然。

  話說出口幸即就後悔了。
  即使他是現任宗主嫡子,下任宗主的位置依然是傳賢不傳子,是要他們這些子弟去競爭謀取。
  甄府的活人誰無心眼?今日此言若是傳出去,只怕幸即這個主子在三日內就會「不走運」的遭逢以外身故了。

  「你覺得我會自找麻煩嗎?」狡猾地把皮球踢回去,幸即不正面接續陶勉的答覆。
  「奴才僭越妄度少爺的心思,還請少爺懲罰。」這個燙手山芋陶勉也不去接,繞了個彎想把它大事化無。
  「這可不是隨便誰都能猜想的事,你是我的管家,應該更加謹言慎行才是!要知道,你們可是因為我的關係才能在甄府裡過活。今天若是我出了什麼意外,以你的能力自然不愁找不到其他人收,但剩下的僕婢可未必個個有人收。」

  雖然廳裡只有他們主僕二人,但誰能擔保那些耳朵靈敏的僕婢,單純就只是為了能夠即時服侍主子而留意周圍呢?

  就算幸即覺得虛假可笑,這戲還是得做下去:「念在你照顧府中僕婢不遺餘力,就罰你繼續用我的名義去補府裡上下的月例數目。」
  「感謝少爺寬宏大量,奴才領命。」恭恭敬敬的伏地跪拜,陶勉把戲做到足了。
  「哼。」覺得自己吃了悶虧的幸即擺擺手,示意要他退下。

  「少爺,庶幾邸的鳳殿管家拜見。」婢女站在門口通報。
  「快請。」喜歡哥哥和鳳殿的幸即開心的下令。

  原本想要離開的陶勉,聞言轉而回到幸即身邊。雖然這是合乎禮節規矩的動作,但對於剛和他起扞格的幸即來說,這個舉動與監控無異。
  不好在有別邸的人在時表現出和管家不合,幸即決定把他當作不存在。

  「庶幾邸管家鳳殿向您問安。」就算鳳殿實力地位列在前三甲之中,見到幸即還是得按照規矩來。
  「鳳殿姐姐!」開心的迎上去,幸即在鳳殿面前總覺得沒那麼多拘束。比起敬愛卻又覺得難以親近的哥哥,鳳殿給他親切大姐姐的感覺:「今天怎麼有空過來找我?」

  比起幸即毫無防備的信任,陶勉雖然也是滿臉笑容跟在後面,卻隱然維持著隨時可以出手擊退鳳殿的架勢。
  「是少爺要我來傳話。」微笑看著幸即,鳳殿彷彿沒有察覺到陶勉的警戒般說:「三日後是您六歲誕辰,少爺想為您過壽。」
  「真的嗎?」幸即露出期待的表情,忘了規矩地伸手拉住鳳殿袖子問。

  畢竟庶幾已經成年,能夠出府去視察他的物業。
  自從離開翠苗舍後,幸即和庶幾除了每個月定期回報物業管理狀況時可能見到面之外,幾乎沒有什麼機會可以私下碰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妖物語

藤宮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