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菸有害健康未成年請勿吸菸

  美好的一天來自於……
  死賴床上不起來。
  
  若真能這樣就好了。
  
  瞇著惺忪睡眼,依然抵擋不了午後陽光的強勢燦爛。
  硬撐幾分鐘後睡蟲不敵潰散,長腿從棉被裡伸出來,男人坐起來撇眼手機時間。唔……居然下午了。
  
  赤足踏在冰涼地板刺激他昏沉意識,冷熱溫差讓赤裸軀體繃緊抗寒。
  抹把臉伸個懶腰就完全清醒,左肩頭銜尾蛇刺青也因肌肉動作像活物般蠕動一下。
  
  下床走進浴室,扭開水龍頭讓微冷自來水兜頭沖下,擠點散發薄荷香氣的清潔露從頭到腳洗過一遍。
  隨著水流沖去泡沫,日曬均勻的古銅肌膚上各種精彩逐一重現。
  除了背上赤紅抓跡、頸側青紫吻痕與肩膀牙印,自右鎖骨下蜿蜒至下腹部的另一條蛇,蛇軀帶著一行設計融入鱗片中需細看的英文。
  
  「Man always remember love, because of romantic only.」
  
  抽條浴巾圍腰際,隨手將兀自滴水的黑髮向後耙梳。
  張嘴刷牙同時沙金色眼瞳盯著鏡櫃映出的自己,下巴冒出些許墨青鬍渣。
  
  好像誰抱怨過吧?在身上刮會覺得刺。
  那又如何,真的不喜歡就不會由著他這樣蹭。
  對他撒嬌要用對方法,口嫌體正直那種浪費時間的作法他不買單。
  
  後方剃短髮根沾留的水珠,隨他前傾漱口動作滑向鎖骨凹陷處積聚成淺池。
  隨即滿溢下溜過結實胸膛與腹肌間的溝槽,隱沒在浴巾中。
  
  洗漱完出浴室,在經過茶几時拿起桌上的煙盒與槍型打火機。邊走邊推開盒蓋用煙盒輕敲手背,抽出被敲起的那根叼在嘴裡。
  槍口對準菸頭扣點火,亮橘光芒吞噬雪白菸紙,氣味濃厚的稀薄白煙從燃燒處與他脣間逸散。
  
  坐到床上把東西丟回茶几,骨節清楚的手指夾住菸深吸一口,慢慢呼出有些人感到嫌惡的煙霧。
  「看這麼久,我有那麼好看?」線條簡單凌厲的劍眉揚起一邊。
  咧嘴而笑的他,森白齒列讓人聯想到肉食動物。粗沉略為沙啞的嗓音似笑非笑,用個單音詢問:「嗯?」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妖物語

藤宮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