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我的問題,她楞楞地看著我,似乎無法理解我為何這樣問她。

  『妳難道不覺得外面花園的人骨很可怕嗎?那裡堆積的人命,多到超過一座城市的人。踩在那麼多人命上面,妳不會感到惶恐嗎?』即使從她的態度中隱約感覺到答案,我還是不死心的追問著。
  「可怕?惶恐?」她盯著我,清澈的眼睛沒有沾染一絲惡意。可是她說出來的話語,讓我聽了心裡一涼:「我覺得,那是人類最漂亮的姿態了。不管是多麼壞心的人,都擁有同樣潔白的骨頭,不會因為他們的行為就讓骨頭變黑了。」

  對她來說,人類已經沒有「特別」的存在。所有生命在她眼中都是一樣平等,既無高貴也無卑賤。
  這本來是最接近於「神」的境界,但卻不是對全人類來說最好的境界。
  沒有人愛過她嗎?沒有人曾經對她有比對別人稍微強烈一些的友善嗎?沒有人讓她產生想要保護的念頭嗎?
  她太過接近「神」的境界,讓我無法安心和她進行替換。沒有「愛」的她,絕對會毀滅人類。

  這也是全人類虧欠她的事物。

  要是繼續放任她這樣下去,整個世界將會面臨絕望的終焉。人類如此愛我,我承受了人類這幾千年的愛,不能就這樣由著事情發生。
  有些吃力的眨了眨眼,我做出一個決定。沒有人類讓她體驗過「愛」的話,那麼就由我來愛她吧!
  也許在這有限的時間中,我能夠給予她的愛足以撼動她近乎神性的本性,讓她在替換完成之後能夠繼續完成我的職責。

  可是……要怎麼做呢?

  一直以來我都是公正無私的愛著每一個人,而人類都是毫無知覺的接受我的愛,我也從來沒有想過要從人類身上再得到什麼回報。
  即使想到了看似可以解決問題的方法,沒辦法執行的話也是枉然。該怎麼樣給她能夠讓她有所知覺的愛呢?

  ※       ※       ※
  
  神不知道怎麼了,突然露出有點煩惱的表情。因為跟她一貫的平靜溫和樣子有些不一樣,太明顯的差別讓我有點在意。
  雖然從之前的談話當中就知道,神和書上描述過去人類所崇拜的「神」不一樣。她沒有無所不知,好像也沒有無所不能。可是這個神,卻讓我心中對她有種不知道要怎麼說的感覺。

  我們明明沒見幾次面也生活在不一樣的環境當中,可是我卻對她有種「我們靠很近」的感覺。
  不管是外面那個灰白的人骨花園還是裡面這個幾乎完全漆黑的神,都讓我覺得在這裡待著很好,比在家裡我的房間裡還好。
  不是因為我信仰了神,甚至我覺得如果其他人真的通過系統防護進來的話,這個虛弱的神應該會需要我保護,可是這裡會讓我覺得哪裡都不去的在神身邊很好。當然,要是跟神講話或聽神「講話」也很好。

  我不明白對於神的這種感覺是什麼,很陌生,但我不討厭。

  「神,妳有煩惱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藤宮妖 的頭像
藤宮妖

妖物語

藤宮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