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地上的盤子碎片掃起來包好。以他豐富的烹飪經驗,燒焦的平底鍋也是一下子就清潔溜溜。

  打開冰箱檢查存糧,他因為自己的習慣性動作而啞然失笑。都什麼時候了,我應該要先解決「圖書館」的事才對吧?

  雖然是這麼想,他還是先確認有什麼東西需要再添購。為了避免忘記,他用便條紙寫起來拿磁鐵吸在冰箱門上。


  在做這些瑣碎小事同時,他也開始整理自己的思緒,安排著接下來該如何行動。

  等等先去找安玖,看能不能先弄到一點關於「圖書館」這次任務的消息。明天確定老鼠沒事的話就先去找無音一趟,然後……


  羅瞬的視線停在一對玻璃杯上。


  那是本來在他早餐店裡的杯子,不過其中一個上面有他用奇異筆畫的圖。美術不太好的他本來想畫老鼠,卻變成像狐狸似的奇怪生物。

  他還記得那是老鼠討厭和別人混用杯子,特別向他要求必須弄個記號區分。只是他常用的杯子不知道什麼時候被畫上他的臉,而且還畫的還和他頗像。

  這是什麼時候畫上的?拿起自己的杯子,羅瞬心中有種無法形容的感覺。既開心,又帶有一點感動。這丫頭……居然這麼注意我。


  他印象中的老鼠,總是淡漠到讓他想起無音。雖然這麼說很奇怪,但她們同樣都給人猜不透在想什麼的感覺。只是比起除了自己誰都不愛的無音,老鼠在一些小地方會有適合他這種在裏世界活動的人所需要的溫柔。

  雖然安玖說她很強,可是羅瞬怎麼樣都沒辦法相信安玖這項情報。那個孩子有過人的頭腦,可是並沒有相對的實戰能力。

  想到這裡,他又發現問題還是回到原點——


  在那個孩子成為「老鼠」之前,她是什麼地方的什麼人?


  明明是只要按下那串密碼就能知道的事,但是他始終不願打開他向安玖買下的情報。

  即使沒有看過情報內容,他也不會天真到以為老鼠只是個普通的天才兒童。老鼠不管是能力或是與人應對都太過精明深沉,不像是備受呵護的孩子。但……那又如何?

  把自己的杯子放下,羅瞬在心中做出決定。等老鼠狀況好一點,就把她送走!


  確認完所有該做的事之後,他動身前往安玖的住處。


  不過他人才在要去找人的路上,安玖未卜先知般的打電話過來:「到校門口等著。」

  「為什……」沒等他問完,安玖就把電話掛了。

  不知道安玖葫蘆裡賣什麼膏藥,羅瞬還是照他的指示去做。畢竟安玖雖然還身兼櫻夜照顧者,但做情報買賣生意總可能會遇上傻到以為只要逮到人就能稱王稱霸的蠢蛋。


  羅瞬下了公車就看到安玖跨坐在一台拉風的重型機車上等他,表情看起來非常嚴肅。

  「怎麼了?」羅瞬的問題安玖沒有回答,而是向他比出噤聲的手勢後,把一頂安全帽遞給他。

  看安玖那麼謹慎,他也安靜的戴上安全帽坐到後座。兩人一語不發的騎車離開,安玖過於戒備的態度讓羅瞬有種不安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藤宮妖 的頭像
藤宮妖

妖物語

藤宮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