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要哭呢?」身穿傳統婚服的他為她擦眼淚:「他們要一個姬君,我們給就是了。反正……他們沒說是要姬還是要君。」

  幾乎一模一樣的臉,只是性別不同。
文章標籤

藤宮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他一直認為他們的境界毗鄰而存是好事。
  若非如此,他不會在天壇上因境界疊合連通點而與她邂逅相戀。

文章標籤

藤宮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明明我不會害妳,為什麼妳要逃呢?」

  望著昨天還對自己展露笑顏的她。現出真身的他,落下的眼淚化為珍珠,彈過她冰冷僵硬的臉頰,和脖子上的吊索形成詭異的飾品。
文章標籤

藤宮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他連衣服都沒有穿,在這種結霜降雪的日子,彷彿沒事人一樣的在屋裡走著。
  拿著長袍來要幫他披上的她,與他面對面互望。
  從他清澄眼眸中看不見任何他這年齡該有的滄桑穩重,甚至……
文章標籤

藤宮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溫柔如水,堅毅如鋼。

  她在笑的時候總能感染周圍人與非人,彷彿無憂孩童傳遞些許暖意。
文章標籤

藤宮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十個軍爺九個渣,還有一個欠仇殺。
  
  她在心中默念這句話,一邊看著不斷刷新的聊天內容。
文章標籤

藤宮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啊——」

  她張開嘴,紅色的舌頭看起來和常人無異。
文章標籤

藤宮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他們戒慎恐懼,因為在海另一頭的西之國已經被滅了。
  根據以船為國四處流浪的海民說,從船上也能看見瞬間將騎馬從國土東端到西端需要一個月、擁有百萬人口的國家化為焦土的火柱,與招來火柱的魔王身影。
  
文章標籤

藤宮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滂沱大雨冰冷喧囂,奪走她體溫也擾亂聽覺。
  刺骨水流從貼在頰頸上的濕髮擴及全身,眼中溫熱液體被兌的同樣涼透心底。
  抱住無法給自己半點溫暖的僵硬軀體,抽噎哽咽到開口說話都進氣困難,卻還是不放棄擠出字句。
文章標籤

藤宮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不管我不管!」那個自稱座敷童子小女生,一跳一跳抓著我的手搖著,身上洋裝裙襬也跟著飄起沉下:「為什麼兒童節你沒有供奉我東西!」
  
  「哪有座敷童子跟屋主要供品的。」我印象中傳說裡的座敷童子不都會躲屋主拿個零食就能擺平,這隻怎麼特別不一樣。
文章標籤

藤宮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人家都說相思苦,對她來說為什麼不是這樣呢?

  就算沒見面也無所謂,只要在別人面前提起他時心裡甜滋滋就行了。
文章標籤

藤宮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收拾攤子,今天還是一樣,有人捧著大把鈔票來,也有人一來就是砸東西罵不準。

  據說是慕名而來的小鬼也幫忙收拾東西,手上動作一天比一天遲疑。
文章標籤

藤宮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她聽著一個女人在跟人討論賠償。
  她知道發生什麼事,卻只能假裝什麼都沒聽到。

文章標籤

藤宮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的嘴脣沒有很厚,但是顏色是漂亮的淡紅。
  笑的時候臉頰右側帶著一個小酒窩,看起來讓原本剛毅有些不近人情的表情柔和點。

文章標籤

藤宮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她被教會追捕,罪名「異端」。
  
  正常人大概無法想像,平常看似和善的人類能偏執到什麼樣的境界。
文章標籤

藤宮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又何必呢?」
  
  長長舒口氣,正看著的信上,一點水珠把墨暈開。
文章標籤

藤宮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被突如其來的大雨困住,紅髮青年就近走進路旁的小咖啡館。

  大概是附近還有裝璜更加明亮寬敞的連鎖咖啡店,小咖啡館裡除了老闆就只剩下剛進門的他。對於喜靜的青年來說,這樣冷清反而好。
文章標籤

藤宮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她知道自己一直有情緒表達障礙,根深蒂固無法撼動。

  所有不夠熟悉她的人都會覺得她暴躁易怒,事實上剛好相反。
文章標籤

藤宮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